雅克•比岱: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马克思主义

雅克·比岱: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马克思主义——访国际马克思大会主席雅克·比岱

作者:雅克·比岱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我是一名匠师,致力于构建理论架构,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大部分人只是针对哲学家的研究、特定的观点或概念作评判。我相信自己的方式,即建立一种可以是历史、文化、政治、经济以及其他领域的补充框架。

  雅克·比岱(Jacques Bidet)是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国际马克思大会主席和《当代马克思》(Actuel Marx)杂志名誉主编,主要从事马克思哲学和批判理论研究。本报记者就当前国际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最新动态等问题采访了雅克。

  欧洲年轻马克思主义者更加关注社会心理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长期从事国际马克思主义大会的组织工作,请您介绍一下国际马克思主义学界的发展情况。

  雅克: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不是很好回答。从哲学的角度来说,哲学的变化是缓慢的,但对于马克思主义研究来说,发展还是相当快的。当前,世界进入了一个新自由主义大行其道的时代。新自由主义使企业的管理变得与过去完全不一样。过去,车间和工厂有一些组织来维系相互间的关系。但现在竞争加剧,失业现象增多,许多人找不到工作,每个人都处在激烈的竞争关系中,更多的民众特别是青年遭受剥削和痛苦,感到没有未来。

  在这样的背景下,法兰克福学派等更加关注马克思主义。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年轻一代的马克思主义者与主要关注经济问题的前一代人不同,他们对心理学以及与之关联的心理分析、社会心理学愈加感兴趣。我认为这是马克思主义在欧洲等地具有地方色彩的一个表现。另外,生态现在成为一个大问题。马克思主义与生态主义者这股新的力量也产生了某些联系。

  另一个问题可以称为后马克思主义。前面的马克思主义更多的是国家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即在每个国家,马克思主义让人们加入到建设更美好的社会诸如此类的大众运动中。但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出现了如何将马克思主义的国际精神应用到单个民族国家的问题。现在到处都可以看到对一些经济峰会的抗议。我认为,从剥削的痛苦到心理的痛苦,再到生态的转变,这可能是当前马克思主义的新趋势。

  需要进一步思考金融危机

  《中国社会科学报》:一些学者认为此次金融危机证明了新自由主义的荒诞性和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您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雅克:这是当然的。但是对于马克思主义以及自由主义来说,还需要更进一步思考。金融危机无疑与自由主义有着很大的关系。什么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福利国家。那些自称自由主义者的人认为市场就是自然法。如果对市场立法的话,那就有了法律系统,就没有了幻想空间。在公共生活内部,经常需要调控和组织的艺术。民族国家的市场和组织在市场统治中均扮演着重要作用。在过去,国家常常在市场与组织之间保持平衡,却并没有自然法。

  但是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大公司更倾向于跨出国门,将大部分投资放在国外,在中国进行工业加工,廉价的劳力被输送到纽约或伦敦;这些大公司还以某种秘密的方式在泰国或非洲进行金融活动。慢慢地,许多国家开始与这些大公司合作,它们变得更加强大。从这个意义上讲,开放或者说敞开国门在政治上推动了这些大公司的扩张。国家不再有更多的保护和更多的内部规则,而只有一个自由的金融资本市场。

  这并不像资本家们所说的流通规则。流通是市场的流通,但是这个流通并不是一个国家性的现象。它是国家的人民与资本之间的平衡。人民有权利去抵抗,去说出自己的期望,人们要去上学,要去医院看病。尽管金融资本很难控制,但当所有的权力都掌握在国家手中,就会欢迎金融合作。最后,金融灾难就会发生。而且这种持续的状况看起来没有真正的解决之道。

  中国未来也许会面临日本遇到的难题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认为中国将来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雅克:谈中国的事情对我来说是比较困难的,因为我不是中国历史的研究专家。中国革命发生在殖民压迫的背景下,它在广州、上海等大城市的工人阶级中获取了自己的初始力量。革命成功后,建立了强大的政府经济控制体制,这产生了若干矛盾。最后的解决方法是引进市场的理念,积极与世界其他地区联系。中国产生的巨大成就有目共睹,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如贫富悬殊等。我们对中国的印象很多来自于某些中国小说、中国电影、中国报纸等,对很多东西并不了解。

  至于未来,日本也许有参考价值。日本曾经非常落后,在很短时期内在国际上获得了竞争优势,但是现在面临着很多挑战。也许将来中国不得不面临类似挑战。但我的看法不一定就是人们的普遍理解。我期待一个历史学或经济学专家告诉我这些看法对不对。

  《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有许多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学者,请您介绍一下您最近研究的问题和国际马克思主义大会的有关情况。

  雅克:我是一名匠师,致力于构建理论架构,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大部分人只是针对哲学家的研究、特定的观点或概念作评判。我相信自己的方式,即建立一种可以是历史、文化、政治、经济以及其他领域的补充框架。

  1995年,由法国《当代马克思》杂志发起,并联合西方100多家马克思研究的刊物和研究机构成立了国际马克思大会组织,每三年开一次国际大会。大会自成立以来,一直强调打破党派与学科界限,致力于学术研究;强调对马克思的探索性,以纠正对马克思的误解和歪曲。最近举办的国际马克思大会的初始动机是现实的马克思。“actuel”的意思是直到现在,英语中也有同样的意思。现实的马克思大致相当于直到现在的马克思。上一届大会是2007年召开的,来自经济学、哲学、社会学、历史学、政治学、女性学、生态学等领域的近六百位学者共同探讨了马克思主义、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研究等有关问题。由于马克思主义的丰富性,很多基本问题都存在争论,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马克思主义。国际马克思主义大会在很多地区都很活跃,过去有很多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参会,希望未来也是如此。

关键字:马克思主义  雅克·比岱   新自由主义

声明:刊载此文纯为公益性学术研究提供更多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